蠟筆小新同人故事:野原新之助*風間澈,兩人的CP追起來也超甜呢

delightW11 2022/05/09 檢舉 我要評論

論我的竹馬最討厭了!

      「誒風間,你走錯了,學校在這邊啊——」野原新之助用特有的軟糯聲線在商業街附近喊著,一手死死抓著風間的手,交握的手一隻熾熱緊握,一隻冷情推拒。

        風間徹,今年七歲,今天是小學一年級入學的日子,他好不容易通過層層選拔進入了私立小學,今天的好心情被他的竹馬,一直粘著他煩著他的野原新之助破壞了。

       風間澈按捺住焦躁的心情,低頭看看了電子手錶,愈發的焦灼,耐著性子說「小新!你的學校在那邊啦!我上的可是日本著名的名牌學校。」說著還揚了一下頭,捋了一下特有的劉海兒。

       說不清楚是炫耀還是嘲諷,又或者在風間心中隱隱約約,他不想承認的事實——想和小新繼續在一所學校讀書,他又補充了一句「當然了,當然你要是能考上我這所小學的初中和高中,我們還是可以勉強做朋友的。」

       手驟然就鬆開了,新之助低著頭,風間澈有些躑躅,是剛剛的話太重了麼?「當然了,我們雖然上的不是同一間小學,還是朋友的。」風間澈擺著手解釋。

       野原新之助轉身就跑,風間澈一著急,連忙追上去,「小新——我為剛剛的話道歉——」轉角過去,正好看見新之助在向一個大姐姐搭訕。風間澈徹底怒了,「新之助看你幹的好事,都是你的錯我要遲到了!」最後的尾聲伴著匆忙的腳步消失在街角——

       所以,小新什麼的竹馬最討厭了!

       人影匆匆,野原新之助呆立在街頭,隱隱約約傳來了稚嫩的呢喃:「我會努力考上的。」

       時間不僅是宰豬刀,它還是個人形整形機,15歲的風間澈身形變得高瘦挺拔,捧著書卷讀書的樣子在陽光下,像一捧雪融化成雲,小時候的傲嬌藏在了清冷的外表下。

       能讓風間澈破功的只有——

       「小澈~~~」班級裡傳來了特有的野原新之助的聲音,風間澈習慣的回頭,把書卷起來朝著湊過來的毛茸茸的頭打了一下,順便嘲諷了一句:「真想讓那些看你打籃球尖叫的女生看看你這副德性」。

       「誒嘿不要這麼誇獎我啦」,野原新之助撓了撓他的頭髮,嘴角45°歪頭笑格外的猥瑣,和他略比同齡人高大的身形不太相符。

       風間澈歎了口氣,轉回身,目光游離在書本上,有些失神。時間過得真快,當年不過是一句無心的話,新之助竟然真的考到了這個學校...雖然,是體育生破格錄取的。

       算了,結果是好的就行。風間澈偷偷的笑了一下,最近籃球隊任務很重呢,而且也快要升學考試了,他們還能一直在一起麼...

       夕陽西下,風間澈從學校圖書館走出來,照例去接籃球場上訓練完的新之助,遠遠的看到一個女孩在給野原新之助遞著一封信,臉色微紅,好看的像天邊的火燒雲。

       風間澈有些尷尬,連忙低下頭,說不清楚心裡的滋味,有種心愛的東西被搶走了感覺,「野原新之助的好,原來不止我能看見...」

       新之助在遠方招手,「小澈——你來接我啦,快過來!」

       風間澈只好走過去,順便把水遞給他,野原新之助擰開瓶蓋,大口的喝了幾口,之後禮貌的向女生說:「抱歉誒學妹,我只對年紀比我大的女孩子感興趣,誒嘿嘿,而且我也有喜歡的人了。」

       因為這一樁意外,風間騎著腳踏車載著野原新之助的時間愈發晚了。

       風間澈恨恨的蹬著車子,「喂你別亂動,很重誒!」野原新之助照例在後座手舞足蹈:「誒嘿小澈你是不是吃醋了誒嘿嘿嘿嘿」

       風間澈仿佛被人戳中了心事,「我才沒有——」轉移話題似的又說:「快升學了,雖然你是體育生也是要主科成績的,明天我去你家給你補習——」

       話還沒說完,新之助忽然湊到了風間的耳邊,悄悄說了句:「你耳朵紅了哦。」

       風間澈歪歪扭扭的差點控制不住車把,紅暈順著耳朵爬上了臉頰。不知是被呼出的熱氣惹的還是夕陽太耀眼了。

風間澈恨恨的想:果然小新這個竹馬太討厭了!

       xx大學商學院院草是xx大學的風雲人物,只可惜到了大三了,依舊孤身一人,即使向他告白的女生絡繹不絕。傳聞中他和體育學院的怪人野原新之助關係很好,令人詫異,如此不搭的兩個人竟然是長達18年的竹馬關係。

       夏日祭,學校舉辦了熱死人的籃球賽,風間澈拿著野原新之助硬塞過來的門票,原本不想去的,後來竟然不知怎麼鬼迷心竅的還是去了。

       青春啊,熱血啊,風間澈擠在推推嚷嚷的人群之間,他恨恨的想:「真不應該來的!」

       「哇,野原學長好帥!」旁邊的女生泛著花癡,籃球場上剛剛劃過了一道漂亮的三分球,以及晃過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風間澈有些愣神的追隨著那個人,喃喃自語:「他到底怎麼長得那麼高的...」明明幼稚園小學自己還比他高一點點,他就是一個馬鈴薯頭的小鬼,沒想到上了初中後開始抽條...

       實話實說,風間澈身高著實不低,179在日本人群中顯得瘦高,穿個鞋也就180了,平時也注重鍛煉身體,雖然看著瘦卻也有薄薄的肌肉覆蓋著,唯一不太滿意的就是因為上初中後因為用功讀書,很少進行戶外活動了,所以皮膚白皙。

       而野原新之助不知是從小就活動量大的關係,再加上進了籃球隊,又比風間高了半個多頭,而且在戶外籃球場曬了一身小麥色...

       「不知道現在多喝牛奶還管不管用...」風間澈有些不服氣的想。

       哨聲吹響,裁判一聲令下,比賽結束,野原新之助帶著勝利的微笑朝著風間澈走過來,勾住他的脖子,笑嘻嘻的調侃「小澈你還是來看我啦,你真是口是心非哦——」

       風間澈狀似嫌棄的推攘:「新之助別靠我那麼近啦,你身上的汗味熏到我了!」

       新之助笑得更燦爛了,更加用力的靠過去,想熊抱住他「你說這場我能勝請我吃飯的,你可不能不算數。」

       風間一個躲閃,躲過了這個熊抱,整理了一下衣領:「我沒忘啦,待會換好衣服就走,就去動感飯店吧,上次商學院和他有合作,正好送了我兩張優惠券。」

       「那我要趕緊去換衣服了」,新之助還像小時候那樣想要隨意脫衣服,結實的腹部剛漏出一點兒就被風間澈拉下來,

「給我去去更衣室換!」

       ——所以小新依舊還是那麼討人厭!

所以事情到底是怎麼到這種地步的。風間澈從床上坐起來,看著自己赤裸的上身,以及身邊新之助還在酣睡的臉龐。

「我記得——去了飯店,小新顯得比平常正經了許多,我們因為好奇點了高度數的酒,然後...反而是我喝醉了...接著什麼也不知道了。」

       風間澈頭疼的揉了揉額角,推了推旁邊的人,新之助嘟囔著「小澈你鬧了一個晚上,再讓我睡會兒。」

       晴天霹靂,風間澈心中悲憤的呐喊:所以反而是我酒後亂X了麼...風間澈揪著被子的一角,感覺手指上有異物,他低頭一看,一枚動感超人鑽石戒指牢牢的套在無名指上。

       風間澈驚訝之餘又覺得理所當然,轉頭看了看身邊這個憨憨傻睡的人,「笨蛋,連戒指都套上了還不告白,算了 原諒你咯。」風間澈摩挲了一下戒指,低頭在新之助的額頭吻了一下,偷偷笑了一下,又躺下縮進了新之助的懷裡,心滿意足的睡著了。

 同時,他也完全沒注意野原新之助原本抿著的嘴角偷偷揚起。

       小澈這個竹馬最可愛了——

       小新這個竹馬最討厭了——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