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滅之刃:她與屑老闆無慘是同時代強者,卻走上了截然不同的道路

delightW11 2022/03/10 檢舉 我要評論

為了防止世界被破壞,為了守護世界的和平;貫徹愛與真實的邪惡,可愛又迷人的鬼扯小編~78醬!我是穿梭在動漫之間的火箭隊,白洞,白色的明天在等著我們,就是這樣,喵~

鬼滅之刃所塑造的眾多角色中,珠世是一個很特別的存在。她的特殊之處並不是擺脫了無慘的詛咒(這一點禰豆子和愈史郎也做到了),而是作品中唯一一個完成了"人類—吃人鬼—人類(廣義上)"身份轉變的角色。這個轉變為鬼的未來增添一份希望。

在改善人類與鬼的關係方面,珠世起到的作用不亞於禰豆子。如果說禰豆子打破了人類"不可能認同鬼"的固有看法,那麼珠世就為人類提供了"不用殺死鬼就能解決問題"的方法。我們可以從珠世的生平經歷分析這一點。

從無慘與珠世的對話中可以得知,珠世最開始是普普通通的人類。由於身患重病即將離世,又難以割捨下自己的親人,珠世決定變成鬼陪伴在親人身邊,守護自己的孩子。

珠世當時除了變成鬼之外別無選擇嗎?不是這樣的。在鬼滅中遇到相似情況的還有琴葉和琉火。琴葉是伊之助的母親,為了尋求庇護,她帶著還是嬰兒的伊之助投靠了萬世極樂教。不久以後,琴葉發現了教主童磨是惡鬼的事。她當面唾駡童磨,並帶著伊之助逃離了極樂教。同樣是渴望守護孩子長大的母親,琴葉寧願將繈褓中的孩子扔下懸崖,自己被吃到骨頭都不剩,也不肯與惡鬼為伍,更沒有考慮過要不要變成鬼。

琉火是杏壽郎的母親。她和珠世一樣身患重病,膝下還有兩個年幼的兒子。但琉火坦然接受了與丈夫和孩子過早分離的命運,在生命的最後時刻,也只是在履行自己身為母親的職責——教導兒子為人之道——之後便安心離世。在與猗窩座的戰鬥中,杏壽郎的表現很大程度上是受到母親的影響。

可以說珠世當時變成鬼的選擇,是出於自己內心的驅使(並不是被脅迫或被強行鬼化)。這也是珠世的第一次轉變。鬼化後的珠世失去意識,吃掉了自己最珍視的孩子和丈夫;在難以承受的悔恨與悲痛中,她瘋狂地殺了許多人。此時的珠世是徹徹底底的鬼,和大多數鬼沒有分別。

恢復人性是珠世的第二次轉變,這次轉變同樣也是珠世自己的意志。與墮落相比,贖罪的過程顯得更加痛苦而漫長。珠世憑藉一己之力擺脫了無慘的詛咒,逃離了無慘的控制。也從此被視為叛逃者,成為所有鬼追殺的目標。

對於大多數人類來說,即便對方是救死扶傷的醫生,如果是鬼的話同樣也是可怕的怪物。珠世在人群中很難找到自己的立足之地,每天都面臨著被人類識破身份和被獵鬼人追殺的危險。

珠世沒有日輪刀,也沒有能直接殺死鬼的血鬼術。她找到了另一種與無慘對抗的方式——救治被變成鬼的人類(一救一殺,與幾乎是無差別殺鬼的鬼殺隊剛好相反)。珠世開始著手研製能把鬼變回人類的藥。由於種種限制,珠世無法大規模採集鬼血,也缺少幫手。為了加快進展,她不顧愈史郎的反對和被無慘找到的危險,向獵鬼人炭治郎尋求幫助。不惜面對種種困難也要活著的理由,已經從當初單純地守護親人轉變為了消滅無慘,解救人類。

吃過人的鬼大致可以分為兩種:一種是不後悔成為鬼,對自己的罪行至死也沒有悔改之意(如墮姬和妓夫太郎);另一種對身為鬼感到痛苦,對自己所做所為感到後悔(如累)。珠世是後者的代表和縮影,在長達數百年的時間裡,她一直在盡最大努力彌補和贖罪。轉變後的珠世得到了炭治郎的協助,禰豆子的認可(被認為是人類)以及鬼殺隊當主的保護(珠世的存在被當主產屋敷知曉後,產屋敷沒有派人追殺,也沒有向鬼殺隊成員透露消息)。此時的珠世不是一個必須要被斬殺的可怕怪物,而是一個迷途知返的人類。

在漫畫和動漫中,珠世被認可是人類的原因略有不同。漫畫中是面對前來追殺的鬼,珠世和愈史郎沒有選擇逃走,而是和炭治郎禰豆子一起戰鬥(保護人類,消滅惡鬼);動漫中則是主動治療受傷的禰豆子(同情變成鬼的人類,為他們提供治療)。

在最終決戰前夕,珠世接受了前往鬼殺隊總部的邀請,協助鬼殺隊消滅無慘,並且在戰場上發揮了重要作用——和蝴蝶忍一起製作殺死童磨的毒,和讓鬼變成人類的藥。以及抱著同歸於盡的心態,珠世牽制了無慘的行動,為鬼殺隊員殺死上弦爭奪了寶貴時間。最終被無慘所殺。

至此回顧珠世的一生,她所經歷的"人—鬼—人"的轉變,實質上是"無罪—墮落—贖罪"的過程。珠世證明了吃人鬼也有存在的價值和意義,她是心存善念的鬼免於被趕盡殺絕的希望。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