呪術迴戰:憧憬甚爾渴望強大!親自示范宿儺如何成為詛咒?禪院直哉的毀滅

delightW11 2022/11/10 檢舉 我要評論

《呪術迴戰》中總是創造出許多迷人的反派角色,他們自負與狂妄的性格,再加上術士與能力的搭配,總是讓人印象深刻霸氣側漏,今天就來聊一聊最渣最壞卻出奇迷人的反派角色禪院直哉。

對強者的憧憬惡劣性格的產生

我們都知道禪院身為御三家之一,這個家族當中極度重視每個孩子,身上有什麼樣的天生術式,這基本上就決定了一個孩子的地位與家族繼承權。

沒有術士的就只能加入武裝部隊,過著默默無聞如同路人的一生,順帶一提這時候不會使用咒力如同一般人的真希,明明也出身名門卻還過著打雜的下人生活。

身為家主禪院直毘人眾多后代之一的直哉,與其他沒有術式的兄弟不同,他完美繼承了父親的‘投射咒法’這讓他從小就以繼承人之姿被培養與對待,在家族中是被人人稱贊的天才,這讓一直都在在吹捧稱贊過度寵溺的環境下成長。

某天直哉聽聞有一個親戚回來,那家伙是一個連一滴咒力都沒有被家族排擠與看不起的異類,就當直哉想要親眼瞧瞧這個喪家犬的表情時,卻被這個男人震懾得呆在原地。

甚爾散發出令人窒息的肅殺之氣,眼神中更是與死亡劃上等號,能在這個男人面前活下來的人類,僅僅只是因為甚爾心情好的施舍。

這一刻直哉從原本的嘲笑變成了恐懼最終萌生出了崇拜,甚爾在家族中被嘲笑著,要依靠武器才能干掉咒靈,在禪院家族中只有直哉打心底認為甚爾才是真正的強者,他認為站在頂點的只有這個男人以及五條悟。

事實上五條悟說過咒術師的強度天賦就占了八成,繼承優秀術士的直哉在禪院家族眾多弟子之中可以說是天之驕子,他狂妄自大地認為自己能夠成為下一任家主,并且將其他不如自己的兄弟視為垃圾,對于強者極度崇敬的直哉認為只有強大才能擁有話語權,弱小的人都有罪,那就是不知道何為強大。

一直生活的環境造就了他狂妄惡劣的性格,也成為禪院家之中欲望與自尊的集合體。

澀谷事變3秒的家主之位

就當直哉得知自己的父親禪院直毘人在澀谷事變性命垂危,直哉前往卻不是要探望父親而是來聽聞自己成為下一繼承人的遺囑,在路上他調侃著同樣面臨死亡的真希并和提及真依做對比。

直哉也因此成為了令人印象深刻的人渣。

除了調侃真系外,他還不忘嘴炮自己的兩位叔叔,每句話都直戳人心,他的這些話直接讓甚壹與扇直接動手,不過擁有投射咒法的直哉輕松躲過,還一副從容不迫與鄙視的表情。

在這時父親禪院直毘人確認過世,繼承投射咒法的直哉理所當然地成為了禪院家的家主,不過隨之而來的就是附加條款,假如五條悟崩毀,就由擁有十種影法術的伏黑惠擔任家主,這讓從小自認為能夠穩坐家主的直哉,才感受到短短三秒夢想成真的滋味就直接讓給了一個小鬼的手中。

這也是人生一路順遂的直哉,首次嘗試到失敗的滋味。于是他決定前往淪陷的東京,以虎杖為誘餌引出伏黑惠并殺了他奪回自己的家主之位。

直哉這個角色可以說設計得非常成功到處都充滿細節,就當管家說明惠目前在東京尋找虎杖悠人,直哉卻直接回到「那是誰啊?」

其實虎杖成為宿儺容器,可以說是轟動咒術界的一件大事,光是這點就可以知道直哉不問世事活在自己世界,對于自己以外的事完全不關心。

投射戰法解析

投射咒法是隨著時代而產生,并沒有像其他祖傳術士有太長的歷史,就如同電影動畫以每秒24張的畫面呈現,在發動咒術時必須將自身的行動規劃成每秒24格,就能以超快的速度行動,假如24格行動中觸碰到了敵人,就能讓敵人產生一秒的無法動彈。

盡管看似無敵超快超強的招式,但卻并不具備其他咒術那般做出超越物理規則(如飛天、遁地、穿墻、長距離位移),如果做出不是自己預設的動作,施術者本人也會受到一秒無法行動的定格。投射咒法是僅次于無下限術式最快的招式。

極度狂妄的自負VS保護弟弟的信念

就當直哉抵達東京找到了宿儺容器,投射咒法的加持下瞬間就移動到了虎杖與脹相的身邊,給了兩人重拳后卻又立刻消失。

就當三人僵持不下,卻察覺到了一股未知驚人的咒力,特級咒術師乙骨憂太地出現,立刻就讓直哉高舉雙手證明自己的立場,于是戰場就分成兩邊,一級特別術師禪院直哉對戰特級受肉脹相。

直哉使用無法看清的速度不斷攻擊脹相,不過帶有咒力的拳頭卻始終無法讓脹相倒下,直哉盡管覺得咒術師使用刀具很丟臉,但還是習慣偷用匕首對敵人放血。

然而他一直沒有發現自己是與受肉非人類的脹相對戰,脹相這時將咒力轉換為血液猶如洪水般噴涌而出,最終血液附著在直哉的衣服上凝結,難以動彈的他依舊自信認為能夠躲開如同子彈的穿血。

脹相使出向四面八方散射的超新星,讓無處可藏的直哉最終戰敗。

兩種截然不同的蛻變

當直哉回到家休養數日過后,禪院家的警報響起真希獨自一人干掉了禪院家的所有人,直哉即使見到如此的慘況卻并未悲傷與害怕,而是依舊置身事外帶著輕蔑的邪笑。

直哉身為禪院最強部隊「炳」的首領,他與真希的戰斗不是為了替家族報仇,而是要證明自己才是站在與甚爾、五條悟同一梯隊的強者,確實在戰斗中直哉使出了全力,用最快的速度不斷使用投射咒法給予真希重拳。

連續使出投射咒法就如同用最快的速度從起跑線出發,最終速度提升的同時力量也成倍增長,就當直哉達到最高速度要給予真希最后一擊時,卻被得到無咒力最強身體的真希在0.04S的時間看穿直哉的超高速動作最終反殺。

受重傷的直哉幸運地活了下來,不過卻被真希的母親找到,這里就和直哉說的一樣「女人就該做好本分在男人背后輔佐,像真希這樣好強的個性,被人從背后刺殺也是活該」但諷刺的是最終被被刺的卻是他自己。

直哉因為本身擁有咒力以及強烈的負面情緒,成為了保有記憶只想干掉真希的咒靈,于是直哉進入了櫻島結界當中直奔真希而去。

現在成為咒靈的他沒有了肉身,不只得到具有流線最適合加速的身體,還能夠使用生前的術式投射咒法,這讓直哉如魚得水能用3倍音速給予敵人痛擊,他將空氣固定成為如同投影片并且擊破,這將產生如同爆炸的沖擊波。

直哉成為咒靈后強度足足提升了一個檔次,能劃破空氣的突進完全取得壓倒性的勝利,此時的直哉認為自己終于能與甚爾和五條悟比肩站在了強者的巔峰。

這股優越感并沒有持續太久,突然出現兩個從古代復蘇的泳者,現在直哉的情勢就如同乙骨一打四,不過相反的卻是被圍毆最終被切成兩半。

絕境求生的直哉從咒靈體內爬出,將所有咒力使用領域展開「 時胞月宮殿」,效果擁有細胞級的術式精度,凡動作與其不一者會停止1秒,簡而言之就是你動作和我不一樣全身細胞就會停止1秒。

假如移動身體停止的細胞就會互相擠壓破壞,產生嚴重的內在傷害,是一個極度奇怪不太帥氣的領域。

此時此刻的直哉卻始終無法在領域當中察覺無咒力的真系,而拿到的老頭卻是不顧自己的性命將刀丟出手臂也因此斷裂,直哉本以為是老頭的垂死掙扎,卻絲毫沒有察覺接下刀進入領域的真希。

領域展開是用來對抗有咒力的術師而完全無咒力的真希等于是沒有生命的物體,如同路邊的石頭不屬于領域的指定對象,真希在領域內就猶如透明人般進出自如。

這一刻的直哉有一次被女人背刺,盡管他成為了咒靈,但又再一次徹底輸給真希最終被消滅。

其實咒術中每一場戰斗都在表達某些含義,如一骨對戰四名泳者就是在表達「強大」,直哉與真希就是在表達「蛻變」,一方是由人類重生為咒靈之姿,一方則是成長為人類最強的肉體,也代表了禪院家兩種不同命運之人的兩種極端。

小結

而對于這場戰斗也有很多人不太滿意,很多內容都超出了咒術的原本設定,直哉最后明明成為咒靈大顯身手,卻搖身一變立刻又成為了真希的經驗包。

說實話我個人也覺得直哉一開始確實是一個塑造很成功的反派,最終擁有3倍音速的他卻被戰力不明的兩人「刀爺」與「河童」調戲,真的能明顯感受到作者有些許急迫想要凸顯出真系的強大。

從直哉偏激仇女的態度,以及兩次被女人背刺而亡的結果,這一切都在諷刺直哉的自食惡果,事實上領域呈現出的都是人物的內心,秤的柏青哥、日車的法庭,變為咒靈和領域展開的姿態,每個都在暗示著他內心。

總結來說直哉這個任務前面充滿了反派魅力,不過成為咒靈后就變得惡心扭曲。這段超展開的劇情讓人有點跟不上,并且我個人覺得這與其他結界的戰斗略顯遜色。

不過我還是尊重作者,我想這可能是要表達真系蛻變成為甚爾0咒力的惡魔戰力提升,并且間接告訴讀者宿儺是如何從術師成為詛咒的。

之后的劇情有極大可能進入決戰的白熱化階段,就讓我們期待接下來的進展吧!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