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滅之刃:上弦之一黒死牟因容貌而崩潰,這個真的不是劇情殺嗎?

delightW11 2022/08/18 檢舉 我要評論

《鬼滅之刃》當中除了讓我們非常感動和喜愛的鬼殺隊九柱之外,在無慘這邊最讓我們印象深刻和不能忘懷的就是上弦鬼了,而上弦的前三位更是其中的佼佼者,他們有著匹敵2到3名柱的實力,其中的上弦之一黒死牟更是實力深不可測。

不過,在無限城戰當中,他們三個都相繼死去,不過對于很多讀者來說,對于他們三個的死一直是耿耿于懷,尤其是上弦之一最後被自己「醜死」更是爭議非常的大。那麼作為繼國緣一的兄長,第一個變成惡鬼的鬼殺隊高手,上弦之一黒死牟的死真的是劇情殺嗎?

上弦之一黒死牟死亡的爭議。

上弦之一黒死牟一己之力對戰鬼殺隊最為頂尖的岩柱悲鳴嶼行冥、風柱不死川玄彌、鬼殺隊天賦最強的霞柱時透無一郎以及有著「仿鬼」體質的不死川實彌。擊殺無一郎和實彌,重傷岩柱和風柱,最後本應該突破了「鬼之界限」的黒死牟,卻在風柱的日輪刀中看到了變得更加醜陋的自己而動搖,最後崩潰而死。

關于上弦之一最大的爭議就是他的死亡,他和上弦之三猗窩座不同,上三是最後突破界限後恢復了記憶,而選擇結束一切。上三本就是一個愛恨分明的真男人,他恢復自我後,做出這種選擇也是合情合理。而上一他一直就是記憶完好的,而且他還是為了追求強大,消滅了自己所有子孫的狠人。最後他因為醜陋的容貌而死去,確實讓很多小夥伴不能夠接受。不過如果上一不死,那麼無慘也一定不會死,那麼這個故事就難講了,所以很多小夥伴都認同上一的死亡是屬于劇情殺。

上弦之一黒死牟的死法,設計真的合理嗎?

對于上弦之一黒死牟的死,我在這裡確認為,屬于合情合理。在上一的死亡之中看上去確實違和,但是所有的一切,都是上一自己做出的選擇,他看到自己「醜陋姿態」而動搖,不過是一個引子罷了,他的很多經歷決定了他最後的死亡。

第一,從小的家庭教育的根深蒂固。

上弦之一黒死牟出生于戰國時期,乃是當時的的武士家族,嚴勝家族的少主,他和弟弟繼國緣一不同,他是父親最早就定下來的家族接班人。家族給予了他巨大的資源進行培養,他自己也嚮往著成為一名真正的武士,成為這個國家最為強大的劍士。他是受過最為正統的「武士」精神薰陶的人,他雖然最後選擇了成為惡鬼,做出了很多傷天害理的事情,不過他並沒有對此感到麻木。

「我存活數百年,竟是為了這種事嗎?不惜化作醜陋的怪物只是因為不想輸嗎?不惜食人飲血只是因為想變強嗎?不惜墮落成為如此淒慘的生物,只是因為不想死去嗎?」

從這句話可以看出,黒死牟幾百年間對于自己的做法內心一直是不認可的,這些所作所為都是和自己一直追求的「武士」相左的。在上一出現的前些內容中,他都是很看重自己的容貌和儀態的,可見家族的教育早就深入到了血液之中。所以,當他突破界限看到自己更加醜陋的姿態的時候,他動搖了,不單單是因為醜,更因為他變得更加墮落了,成為了他內心真正厭惡的生物。他本就剛剛突破界限,這樣的信念動搖,對他來說是致命的,這樣直接導致了他的肉身崩潰。

第二,追求的東西一生都不曾達到,苟活下去並無意義。

「斑紋不過是向天借壽,全盛期一瞬之間便會終結。我根本沒有未來,就連可供鍛煉的時間都所剩無幾。」這就是上弦之一誕生的原因之一,本就是要成為這個國家第一劍士的他,卻因為斑紋的原因而斷盡前路。本就是好勝心強大的他,在無慘的慫恿之下,變成了惡鬼。但是,他幾百年的追趕,他用盡了自己所有的一切,卻發現緣一依然是那麼的不可觸摸。

「啊啊……到最後,到最後我也沒能得到任何東西。捨棄了家族、捨棄了妻兒、捨棄了人類的身份,消滅了自己的子孫,就連武士的尊嚴都被我捨棄了。做到如此地步,還不行嗎?」這是上弦之一內心最為絕望地咆哮。他最後的消亡,也是他接受了,認命了,因為他自己再給自己幾百年,甚至上千年他依然不可能達到緣一的境界,不可能看到緣一看到的風景。如此而來,繼續掙扎也不過是苟活而已。

第三,幾百年的非人之旅,已經厭倦。

幾百年的歲月當中,黒死牟見證了太多的生死,看穿了太多的別離,明白了很多內心的真我。幾百年的惡鬼之旅,並沒有給他帶來什麼,他用盡了一切向前攀登,也無法抵達緣一的世界。他捨棄了一切,卻也失去了一切,他到頭來什麼都沒有留下,也什麼都沒有得到。空有幾百年的時光,卻滿滿的都是空虛。

「為什麼我無法留下任何東西,為什麼我無法成為任何人,為什麼我和你會如此不同。我究竟是為了什麼誕生于此世?告訴我啊,緣一。」最後上弦之一的崩潰,何嘗不是他內心對于這條空虛道路的厭倦。他不走了,這一條道路之上,什麼都沒有,他沒有得到任何東西,也沒有留下任何東西,這樣的旅途又有什麼必要。他堅持了幾百年,也耗盡了自己的信念,他累了,所以他放棄了。

第四,成鬼後,時時刻刻不曾釋懷的對弟弟緣一的愧疚之感。

對于繼國嚴勝(上弦之一)和繼國緣一兩個兄弟,很多人都他們之間的情感很困惑,其實也不是很麻煩。如果繼國緣一不是一個天才,那麼繼國嚴勝絕對是一個非常好的哥哥,這個結論在緣一的回憶當中也是印證了的。但是,錯就錯在緣一太強了,而且緣一對待力量的態度一直是消極的,這也讓嚴勝非常的不滿。「如果上天能把才能賜給渴望才能的人,那該有多好。」最後嚴勝因為好勝走上了惡鬼之路。但是對于這個弟弟緣一,他的內心其實一直都未能釋懷。

「數百年歲月流逝,記憶中最鮮明的仍是我最想忘記的你的臉。父母的臉已經模糊,妻兒的臉也已經回想不起,只有你鮮明如初。」他們兩人糾葛了幾百年的兄弟情,終究還是情義為主,最後隨著上弦之一的消散,地上的那支竹笛就是一切最好的證明。而對于緣一幾百年的糾葛情感,也在內心深處折磨他,這樣的愧疚之感一直伴隨這他。他最後的崩潰,也正是這一情感的最終的宣洩罷了。

寫在最後

上弦之一黒死牟的下線,看上去荒唐不合理,其實又在情理之中。他的出現,就已然設定好了結局,他雖然不如上弦之三那麼讓我們震撼和動容。但是,依然不能夠否定的是,上一的內心一直都是空虛和悲傷的,說到底上一也不過是一個被無慘利用的可憐之人罷了。真希望繼國嚴勝和繼國緣一能夠成為一對平凡而真實的兄弟,而不用如此糾葛幾百年。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