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日本女子患怪病被笑話30多年,被丈夫鼓勵剃光頭,卻一路開掛逆襲成絕美模特!

delightW11 2022/08/18

在集體生活中,如果和別人有明顯不同,很容易遭遇冷落。這點在日本校園尤其明顯,一個人遭遇異樣目光的原因可能是身高,可能是衣著,可能是家庭,也可能僅僅是因為頭髮。

土屋光子讀小學時患上了拔毛症。那是一種心理疾病,典型特徵就是想要拔掉頭髮。睡覺前或無聊時,她會一根根地拔掉自己的頭髮。

她控制不住自己,忍不住想要拔,拔完又會後悔。有時發呆,回過神來發現面前有一堆頭髮,自己都會嚇一跳。

土屋光子最初開始拔頭髮,是因為看到姐姐拔掉分叉的頭髮。她覺得很好玩開始模仿,然後就沉迷上這種行為,帶些痛感,拔完之後又莫名有種滿足感。

心理學認為患上拔毛症,可能情緒焦慮、憂鬱有關。土屋光子的父母關係不好,經常吵架,在她讀小學時還離婚了。土屋光子跟著父親和姐姐一起生活。

有人認為家庭可能是她患病的原因,但土屋光子不這麼認為,她不覺得是父母的錯,可能還是自己心理因素吧。

因為父母離婚,再加上自己總是不由自主地想要拔頭髮,很多小夥伴都開始孤立她。土屋光子曾親耳聽到鄰居家的阿姨說:「和光子一起玩的話,我家孩子也會開始做不好的事情。」

土屋光子很難過,也很自卑,她逐漸封閉自己,不加入同齡人的圈子,也沒有可以親密說話的好朋友。

為了防止自己無意識地拔頭髮,土屋光子想了很多辦法,比如睡覺時戴上手套,看電視或發呆時手中拿著水果之類的東西。但都沒有明顯效果,不知什麼時候她又開始拔頭髮了。

到了中學的時候,她的頭髮已經很稀薄了,很多地方有肉眼可見的禿。她更加自卑了,只要身邊人的視線偏向自己,她就懷疑對方在審視或嘲諷她的頭髮。

初三時,她有了喜歡的男孩子,對方也喜歡她。兩人嘗試交往,她很害怕男孩看或者摸她的頭髮。因為太恐懼,原本美好的初戀,也很快無疾而終了。

不善言辭的父親,將她的情況看在眼裡,但也不知該怎麼辦。有次,父親偷偷買了生髮劑,放在家中最顯眼的地方。她看到後更生氣了,沖父親哭喊道:「我又不是脫髮的中年阿貝!」

因為頭髮,她的家庭和校園生活都一塌糊塗。

進入高中後,土屋光子開始去各種飲食店打工。別人打工是為了改善生活,她打工是為了賺錢買假髮。

她永遠記得自己第一次踏入假髮店的感受。十多歲的花季少女,不得不面對頭髮稀少的問題,店員好奇的眼光也讓她倍感屈辱。

不過,戴上假髮後,土屋光子逐漸自信起來。她還慢慢學會了化妝,相比從前,少了很多尷尬難堪的情境。

高中畢業後,土屋光子進入了一個綜藝節目,成為歌手志願者。因為頭髮的緣故,她儘量不讓別人幫自己打理頭髮,而是按照髮型師要求自己來做,逐漸積累了美容知識。

用真人頭髮製作的假髮很貴,動輒幾十萬日元。土屋光子那段時間基本攢不到錢,努力工作後將工資換成假髮。有時候,她會產生一種錯覺,自己是為了買假髮才工作的。

幸好,土屋光子認識了一個愛她的男士。他了解她的情況,卻依然愛她,不嫌棄她摘掉假髮後的樣子。他們結婚了。

婚後的土屋光子,生活很幸福。他們有了孩子,老公愛她,孩子可愛,土屋光子覺得自己被療愈了。

如果之前拔頭髮,是因為家庭或者寂寞,那現在是不是能好轉呢?但事實是並沒有變好。摘掉假髮後,她依然忍不住想要拔掉原本稀鬆的頭髮。

生下第二個孩子後,土屋光子患上了產後抑鬱症。頭髮原本就掉得厲害,再加上自己拔的頭髮,屋子裡經常慘不忍睹。

土屋光子意識到假髮也成了自己的壓力:「養兩個孩子需要很多錢,難道還要一直花高價買假髮嗎?萬一被外人發現沒頭髮怎麼辦?發生交通事故假髮掉了怎麼辦?發生大地震後,沒水來護理假髮怎麼辦?」

產後的女人想問題比較多,而且容易偏激,土屋光子再次因為頭髮陷入恐慌的情緒中。

2016年,36歲的土屋光子決定剃光頭,並公開自己患有拔毛症。她決定放棄尋找病因,也不再糾結于心理問題。

剃光頭,就不必擔心自己拔頭髮。公開後,也不必擔心萬一假髮掉了被人發現。

她的老公對此表示支持,開玩笑地說:「雖然我們已經結婚了,不過剃光頭做個像佛祖身邊一樣的人,也很好呀!」

女生剃光頭,需要很大的勇氣。都說頭髮是女生的標識和靈魂,沒有頭髮該怎麼過?土屋光子很惶恐,雖然下定了決心,身上還是起了蕁麻疹。

但她還是決定邁出第一步。2016年9月9日,她在博客發佈了自己與兩個孩子的光頭照片,公開了自己隱藏和恐懼多年的秘密。

她說:「沒有人規定不能沒有頭髮,我想做真實的自己,並且將‘放棄治療’這種選擇展示給有同樣問題的人們。」

土屋光子沒想到的是,她的這種行為引發了許多人的共鳴,而且越來越多的人欣賞她的坦蕩。

有知名服裝公司主動聯繫她,希望她擔任平面模特,她答應了。

舉手投足,別有一番風情。

她還受邀在千葉縣出席了一台時裝秀。舞臺上的她,光頭也非常有藝術感。

後來,她又結識了兩個女生,齊藤淳子和角田真住。她們都有類似的頭髮困擾,三人都剃光了頭髮,組成組合「Alopecia Style Project」(光頭風小組),簡稱「ASP」。

她拍了很多藝術照。

光頭成為了她的特色,鏡頭前的她又酷又颯。

她會和同伴們一起外出表演。

也會出席公益活動。去看望因生病而禿頭的小朋友們,給予他們安慰和鼓勵。

土屋光子認為,她們並不是單純地讓大家理解這種病,而是宣揚做真實的自己。即使光頭,也很美麗,很藝術,很帥。

她們想要以這種形式,改變大家對脫毛症或拔毛症群體的不好的印象。

經過幾十年的糾結,土屋光子終于活出了自我。很慶倖,雖然經歷苦難,但現在她有家人的關愛,也有同伴的支持,還能從事自己喜愛的事業。這樣真實又美好的生活,她覺得很滿意。

-END-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