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哆啦A夢中最真實的故事,溫馨和治癒的背後是真正的「黑暗」童話!

delightW11 2022/05/20

不知不覺間,哆啦A夢誕生50年了,最近藍胖子的第40部大長篇《大雄的新恐龍》還在上映。今年對這部藤子·F·不二雄老師(原名藤本弘)的代表作來說,是非常重要的一年。

哆啦A夢陪伴了很多人的童年,是不少人的科幻啟蒙作,對我來說亦是如此。原本這具有紀念意義的一年,應該讓粉絲留下一些美好回憶,誰知半路殺出了一部傳播極廣的同人作。

其內容之諷刺,畫風之還原,導致現在很多人提到哆啦A夢,想起的還是一些小夫胖虎相關的名臺詞,簡直就是毀童年的工具。

注:配圖為同人創作

不過《哆啦A夢》這部總和溫馨、治癒掛鉤的漫畫,背後其實藏了很多東西。所以當初我看到那部同人作時,三觀沒被毀掉多少,因為早在十年前,我對哆啦A夢的天真看法就被作者的另一部作品「毀掉」了。

沒錯,我說的就是藤本弘老師在80年代創作的《異色短篇集》。這是一套有六冊單行本的漫畫,其實較為死忠的哆啦A夢粉絲基本都聽說過它們,但真正看完的人還是少數。

要怎麼形容這套漫畫呢?細思極恐、獵奇、毀三觀可能是最直白的用詞,但不是最準確的。要把它的氣質描繪透徹,還得加入深刻、尖銳和天馬行空才行。

我認為《異色短篇集》對於《哆啦A夢》,有些像手塚治蟲的《火之鳥》對於《阿童木》。雖然《火之鳥》的地位太過崇高不適合類比,但要真正瞭解哆啦A夢的內涵和藤本弘老師的內心世界,《異色短篇集》是繞不開的,就如同《火之鳥》才展現了手塚治蟲思想的深度和廣度。

下面我們來聊聊這套漫畫中的一些故事,讓各位大致有個概念。下文中書名號裡的標題,皆為從《異色短篇集》前三本中選取的小短篇。

首先是知名度最高的《牛頭人之食桌》。這個故事講述了男主跑到一個牛頭人統治的星球上,發現在那裡人類才是食材,而且把被吃當成是一種榮耀。

最後男主無法阻止女主變成牛頭人的大餐,悲傷逃離星球,一邊在飛船上吃著牛肉,一邊為女主歎息。這種讓人毛骨悚然的黑色幽默基調,貫穿了全書。

因為這個獵奇故事極高的話題性,經常被人拿出來當做代表作。但實際上,這個故事只是冰山的一角,它既不是最有深度,也不是最獵奇的。之所以知名度高,是因為它出現在閱讀人數最多的第一冊。

但它確實代表了漫畫的一個特色:從異常的角度審視生活中我們習以為常的事。

是不是有黑暗版藍胖子的感覺了

這是一個暗暗有些諷刺極端動物保護主義者的故事,同時讓人思考道德準則的合理性。不過它畢竟不是個新角度,而下面這些故事就有些另類了。

在美劇《西部世界》裡有句話:「人類的智慧或許就像孔雀毛,只不過是為了吸引配偶的浮誇表演罷了,而孔雀是不會真正飛翔的」。

臺詞原文

這種視角錘擊著人類引以為豪的成就,以及所有這些成就引發的傲慢。如果哆啦A夢的故事是在一個個奇想中維持人類世界的穩固,那異色的故事,就是把穩固的世界用奇想徹底砸碎。

《奇跡創造者》也是一則這樣的故事:它從外星觀察者的角度,講述了羅密歐與茱麗葉的故事,我一開始甚至沒看出這就是羅密歐與茱麗葉。

故事的行文極富特色,讓我想到了阿西莫夫的《神們自己》。在這本書中,阿西莫夫描繪了一個截然不同的外星社會,而《奇跡創造者》就是站在外星人的角度寫下的《神們自己》。

《神們自己》

同樣有「食人」主題的,還有《卡比沙斯之簽》。它以一個看似在古波斯發生的故事為引子,實際上說的是在一顆已經毀滅的星球上,倖存者要活下去,就必須食人。

故事有個巧妙的對比:女主一行人身處末日後的地球,為了生存,只能輪流抽籤當做食材;而男主來自西元前五百年,當波斯與衣索比亞大戰時,軍隊不得不抽籤食人,男主中簽後逃跑,卻穿越到了女主的時空。

這樣的類比,讓人想起戈爾丁在《蠅王》中闡述的主題:文明的進步是否只是一個脆弱的假面?人類社會足夠複雜絢爛,但這會不會只是自我沉醉的表像,實際上我們依舊是荒謬的野獸?

《蠅王》

《異色短篇集》的另一個特色,就是天馬行空的腦洞,這讓它的故事非常好看。

例如漫畫中知名度很高的短篇《不動樹根》,它圍繞一個被家暴的女子展開。為了報復自己的丈夫,她策劃了一場可以稱為「完美犯罪」的謀殺計畫:將房子裡的每一個細節都佈置成有概率致死的樣子:可能讓人滑倒摔下樓梯的酒瓶、也許會傷人的刀……

這樣,無數低概率事件的疊加,在被時間拉長後,就會變成必定發生。

「守株待兔」

「缸中之腦」理論,在異色創作時,還非常新穎

《光陰》有個奇怪的腦洞,人經常在長大後感覺時間變得越來越快,但是有沒有可能,時間真的在越變越快呢?只是因為我們所有測量時間的方法,都是存在於時間之中的,所以無法察覺。

而《無憂之館》,說的是一個老闆被介紹到了一家奇怪的俱樂部裡。這裡的一切都是巨大化的,還有一個扮演母親的巨人女子。這個俱樂部,為的是讓成人感受母愛,回歸童年。

這讓人想起哆啦A夢中,大雄的父親穿越時空向母親撒嬌的那集。但異色代表著同樣主題的另一面。

非常感人的一集

因為就在我們以為這則故事是在緬懷童心,譴責成人社會功利性的時候,劇情一轉,這位老闆已經被洗腦成了一個巨嬰,將公司拱手相讓。這時我們才明白,原來一切只是陰謀,而且幕後黑手就是老闆的兒子。

成年人的社會是極其險惡的,我們必須瞭解這份惡,才能不受其傷害:這是《哆啦A夢》中隱去的主題。

從這些充滿腦洞的故事,我們可以窺見異色的第三個特點:充滿人性和社會的批判性。

在《抽走爺爺》中,整日與家人爭吵的爺爺過世後,大家非常後悔,悲痛欲絕。天國的爺爺見狀被感動,打算重返人間,卻通過預知夢看到一個月後,一切又會恢復原樣,於是放棄了復活的念頭。

如果是《哆啦A夢》,也許故事會有一個團圓結局。但這裡的劇本向前延伸了一步。異色中的故事往往都是這樣,如果哆啦A夢代表著愛與信念,那異色就在鞭笞人性的脆弱與偽善。

《真探》:人不會真正原諒,只是記憶太短而已

在《沒有金屋藏嬌》裡,中年男主被美麗的少女用「真愛」引誘。雖然他中途抵抗住誘惑逃了出來,卻在半路後悔,用一套離奇的邏輯說服了自己回去接受她。最後無意偷聽到一切只是個陰謀,才作罷,又變回了一個「好丈夫」。

《時光照相機》:男主為了查看老婆有沒有被老闆潛規則,用了可以拍攝過去的相機,發現老闆在潛規則各種女員工,而最後因為相機沒電了,所以他沒能看到老婆是否出軌。

但是沒關係,他已經找到了照片的用途:用來 勒索自己的老闆。

在異色中,很多故事都終結在了一個「幸福的假像」裡。譬如當結局裡,富人趕在末日前偷偷上「方舟」逃生時,普通人卻開心地一起去旅行。就好像這裡的藤本弘老師不相信人性有多大偉大,我們的生活也是被一層脆弱的謊言支撐著。

異色的故事,就是這層謊言崩塌前的瞬間。

在一個個短篇故事中,藤本弘老師揭開生活的假面,塑造了各種異世界。在那裡,人們一輩子買不起房、社會養老金破產,老人被拋棄……

討論養老金破產的《定年退食》

我認為非常值得一提的還有《棄嬰》,在它描繪的世界裡,人類的愛與憎恨成了基因裡調節人口的兩個工具。

當人口過多,生存資源匱乏時,社會的憎恨就會劇增。人們互相攻擊、爭論,為了不同性別的立場打得面紅耳赤,最終引向削減人口的戰爭。只有當人口變少後,恨才會切換成愛,變成促進繁衍的模式。

於是在那個時代裡,人成了基因的奴隸,男女變成了敵人。

我們看到人口過剩和紛爭過多的悲劇,卻無力阻止

這些異世界,是不是很熟悉?

日本曾經有過一個糟糕的時代:經濟泡沫破碎、傳統價值觀崩潰、生育率暴跌……以至於很長一段時間,我都以為《異色短篇集》是受那個時代的影響而創作的。

直到有一天,我突然發現異色的創作時間在80年代,而日本泡沫經濟的破碎是從90年代開始的。80年代的日本,恰恰處於它的黃金期:富裕的日本人認為房價和股票會永遠上漲,自己甚至能買下紐約。

80年代是現代日本的黃金歲月

作品的創作時間在80年代初期

就是那時,我一下子明白了為何藤本弘老師是真正的大師。與其說《異色短篇集》是一部獵奇漫畫,更該說它是藤本弘留下的寓言。曾經這則寓言實現了一次,而歷史是一個沒那麼大的車輪,現在可能已經到我們需要再次翻看它的時候了。

劍指偏鋒的視角、尖銳的社會探討、光怪陸離的腦洞,這三點奠定了全書的整體基調,而它們相互交融成就了一部經典。

《異色短篇集》就像是《哆啦A夢》的黑暗兄弟,它們互相成了一柄雙刃劍。在《哆啦A夢》中,藤本弘老師守護著童心和真善美;而在異色裡,他一次次為人類敲響警鐘。

一切就好像他已經設定好的計畫:在我們年幼時埋下希望的種子,又在我們成長後展開世界的全貌,讓我們有力量戰勝其中的黑暗。這本身就仿佛一個存在於《異色短篇集》中的故事。

所以在這個對藍胖子和我們都意義非凡的2020年,為何不去看看它的另一面,「毀一毀」童年呢?


用戶評論